道歉不是萬靈丹---給習慣愧疚者的提醒
邱韻哲 Cho 諮商心理師
2022/12/20

在關係中,你是比較常低頭道歉(即使自覺沒錯)的那個人嗎?

你常在道歉之後感到委屈嗎?

而且道歉後,問題卻依舊沒有解決?

 

 

那麼也許你太常道歉了。

 

 

有次阿捨帶一群美麗的天鵝玩水,那是個晴天,在諾大的公園裡,有天然湖泊,也有人造噴泉,有些天鵝比較喜歡優雅地在湖泊中踏水,有些則喜歡在噴泉下穿梭,體驗水滴噴灑在羽毛上的感受,這兩種狀態沒有對錯,只是體驗不同。在一個又一個的活動中,阿捨發現有隻天鵝一直待在湖泊裡,所以靠近鼓勵他,下個活動可以試試到噴泉裡感覺一下,沒想到天鵝瞬間變成噴火龍,他怒不可遏的指責阿捨,認為阿捨如果想要他去噴泉,應該一開始就說,而不是等他做了選擇之後才來「補一槍」,他感覺被阿捨指責,以為自己「做錯了」,但阿捨又沒有先說「對」的方式是什麼,從委屈的感受快速進到憤怒。

 

 

阿捨當下被嚇傻了,已經帶過相同的活動好幾次,同樣的指導語也說過不下上百遍,從來沒有遇到反彈那麼大的參與者,所以馬上表達有感受到對方的不快並道歉,但沒想到對方不但變不回天鵝,還開始大肆噴火,阿捨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辦,最後由帶隊的天鵝長出面緩頰,休息10分鐘。那10分鐘阿捨還是僵在原地動不了,Show must go on,休息過後,噴火龍依然表示阿捨與這個活動爛斃了,把他一整天的心情都搞砸,但天鵝是群居動物,他願意為了別的天鵝留下來。然後阿捨硬生生地帶完後半場,那天最後帶了什麼活動,阿捨已經記不得了,只記得當天結束後一種被火烤焦、榨乾、無力的感受。以生物面對威脅的三種反應~戰、逃、僵化來說,就是僵化吧!只能待在原地被打趴。

 

 

阿捨一邊走回家,一邊感覺很悶、很難受,於是打給朋友描述剛剛的狀況,一邊說一邊流淚,這才發現自己其實很委屈,因為阿捨無意要給一個正確的做法,而是希望鼓勵參與者可以嘗試看看不同的場域,如果真的換場域會感到不舒服,那麼去思考看看那個讓自己不舒服的是什麼,這樣也許會更瞭解自己一點(這個才是阿捨的目的),即便最後決定要留在湖裡也沒有問題。

 

 

發現被誤解後,生氣的感覺才慢慢浮現,覺得自己不該被如此對待,接著阿捨想起其他幾隻天鵝,在活動結束後,離開前用同情的眼神看著阿捨,還說:「老師辛苦了。」好像他們也曾被噴火龍的火掃過一樣。阿捨不禁想到,自己會不會不知不覺中重複了噴火龍的人際模式?

 

 

通常,刺激與反應會相互抵消,如果今天噴火龍覺得被阿捨指責了,那在阿捨道歉之後,氣應該會消退,但卻沒有,那也許這個跟噴火龍之前的經歷有關,也許過去他曾經被誣賴或陷害過,承擔了他不該承擔的責任,所以當阿捨提出一個建議時,他馬上聯想到那個經驗而發怒,真正要解決的是過去的事,那麼當然不管阿捨怎麼道歉都沒用,反而搶走了噴火龍「受害者」的角色。

 

 

什麼意思?在心理學理論「卡普曼戲劇三角」(Karpman Drama Triangle)中,有受害者、加害者、拯救者三個角色,在噴火龍的劇本裡,我是加害者,沒有把指令說清楚,卻還在事後糾正他,如果我現場就發現自己被誤解,覺得他莫名其妙,也對他發飆,那就完全符合了加害者的形象,但結果我道歉,顯得很弱勢,被他的火噴得體無完膚。阿捨反而成了受害者,噴火龍變成加害者,這樣對一個心態是受害者的噴火龍情何以堪?於是乎更加難過、不爽、生氣,火當然繼續噴得又烈又猛了。

 

 

難怪其他天鵝離開前用同情的眼神看阿捨,很可能噴火龍不是第一次情緒爆發,阿捨也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不同的是,阿捨有個心理師的專業身份,未來類似的狀況再發生,其他天鵝可能就會說:「噴火龍就是如此,心理師也拿他沒辦法。」那麼我就真的該道歉了,面對一個心理狀態卻沒有好好地辨認、承接並回應,的確有失專業。以前看老師示範演練,如何溫和且堅決地回應跨越界線或情緒失控的個案,心中一直以為自己沒問題,直到真正上場時才發現自己的道行尚淺啊!

 

 

於是生氣的感覺又慢慢地下降,轉變成愧疚。從一開始的驚嚇,無法反應,直覺地道歉,再轉成委屈難過、生氣,之後慢慢沈澱、思考、理解自己與噴火龍,最後感到愧疚。

 

 

當然,這些都是事後諸葛,是阿捨自己的推想,同一件事,很可能噴火龍說的故事版本跟阿捨完全不同。阿捨只是透過這個親身經歷試著反思。

 

 

曾在一本介紹心理工作者的書籍中看過,「自我反省」的能力是做助人工作者很需要的特質之一,換句話說,我們需要一直檢討自己的工作,也很習慣道歉。但不是每個狀況都可以透過「道歉」解決,習慣道歉的人,如果不自覺,很容易就把道歉當成「解決問題的方法」,覺得息事寧人,只要道歉就沒事了,反而錯過好好理解、回應對方的機會,釀成未來更大衝突的潛在因子。

 

 

以下提供幾點道歉的建議~

 

 

在道歉前:

好好釐清自己與他人的觀點。

在真的聽懂對方在意的點之前,不輕易道歉。

不把道歉當成解決衝突的方法(沒有帶出「行為調整」的道歉是沒有用的)。

 

 

在道歉中:

如果真的是自己的問題,好好地向對方承認,看著對方致上歉意。

具體提出雙方都可以接受的調整方式(但要小心不要給予對方超出自己能力的承諾)。

 

 

在道歉後:

持續觀察自己是否又掉進類似的循環。

甚至是邀請對方未來在情勢更危急前,提醒自己已經踏線了。

 

 

也許改變無法一步到位,但一次又一次地,努力去覺察、表達、承接、反思,就有可能,慢慢地,成為一個自己喜歡,也讓他人感到舒服的人。

 

 

 

文章來自:邱韻哲 諮商心理師

logo

開啟線上櫃檯進行預約

您好,請問您需要什麼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