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誰該死?」以國片《該死的阿修羅》的場景談心理狀態
邱韻哲 Cho 諮商心理師/藝術治療師
2022/04/10

國片「該死的阿修羅」以現代為背景,談大數據時代社會中被忽視的人們,以及他們交織出的故事。電影的節奏明確,角色多,卻不雜亂,看到最後,似乎都能隱隱約約感覺到每個角色背後的情緒與沒有說出口的話語。幾個場景,在電影結束後,還是不斷在腦中迴放,也不斷在心中叩問。在那強硬的電影名稱背後,似乎有個柔軟的意圖,鼓動著觀影者去感受與思考「什麼是重要的」、「真是如此嗎」、「有沒有其他的可能」。讓我們一起重溫幾個電影場景,再次感覺心中的撼動。

 

場景:電玩世界 & 漫畫

 

我們在學校、在工作的地方、在家、在房間是同個人嗎?在父母、在朋友、在情人面前呢?有沒有需要藏起來做,不敢讓別人知道的嗜好呢?很多很多時候「應該做的、看似好的事,並不呼應人們心中真正的需要」,在所有問題都能被演算法算出最佳解答的世界裡,如何應對那些幾乎沒有答案,心中堆疊的種種情緒、感受、想像就顯得更為重要。

 

#袒露真實的情緒是件好可怕的事

 

場景:射擊

 

每個人都有扣下板機的力量,關鍵並不是扣下板機,而是那些「扣下板機也無所謂」的情緒。有多少時候,我們委屈自己去討好對方?有多少時候,明明已經累得要命,卻還是死撐著不睡加班?有多少時候,明明不喜歡,卻因為怕得罪人而不敢拒絕?這些都可能是壓垮駱駝的一根稻草。長期累積的情緒在身體裡交互作用、串連、融合,若不去理會,最終將吞噬所有的感受,變成一隻巨大的情緒怪獸,如同神隱少女裡的無臉男,一直吃,一直壓,一直吃,一直壓,直到我們崩壞,然後讓整個世界接收爆裂出來的情緒。

 

#情緒也許能被壓下來但不會消失

 

場景:兩種結局

 

現實生活中沒有如果,但電影裡有。我們都有可能是阿修羅。那麼我們都該死?或者說,生在這個社會中的人們別無選擇地,在身上都有著社會長期積累的絕望,那是這個社會該死?我們可以殺死這個社會嗎?假設可以,那麼當這個社會被推翻,我們在這個社會裡成長的個體還存在嗎?當矛盾不在外,而在內的時候,我們要如何找到自己的價值與定位?

 

#與自己和解也是與社會的和解

 

場景:笑容

 

如同電影「紅磨坊」裡說的:「The greatest thing you'll ever learn is just to love and be loved in return. 人世間最偉大的事,莫過於愛與被愛,彼此付出。」當我們以另一個生命為主體,尊重、傾聽、瞭解對方的感受,對方也願意如此待我們時,這個連結便擴大了我們原有的心理空間,放置情緒的內在空間變大了,才有機會向外審視每個選擇,好好生活。

 

#一點點陪伴就足以產生面對全世界的力量

 

「每個自己都值得被愛」的論述我們多多少少都聽過,但如果沒有與他人深度連結的經驗,就算「知道」這個道理,也無法「相信」。而藝術創作提供了一個可能性,讓人以不傷害他人的方式表達情緒,無論是在社會價值中多麼不堪、邪惡、醜陋、骯髒、噁心、暴力的想法,都可以透過藝術轉化成作品,且不一定要「說出口」,光是讓「不被接受的『什麼』出來」,這個舉動就足以在我們心中開創出繼續生活的空間。

 

#沒有該死的阿修羅只有該給出去的允許

 

#藝術治療

 

 

圖片來自:《該死的阿修羅》劇照

 

文章來自:邱韻哲 諮商心理師

logo

開啟線上櫃檯進行預約

您好,請問您需要什麼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