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無語承接」
邱韻哲 Cho 諮商心理師/藝術治療師
2022/03/27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但感覺那是一段非常辛苦的經歷,所以選擇使用砂紙與蠟筆,創作時砂紙的粗糙顆粒會把蠟筆顏料刮下,留在砂紙上,顏色會比畫在一般白紙上要來得更加鮮豔。

 

一開始就用深咖啡色,不是自己平常用色的習慣,不過藝術治療與一般創作不同,所以告訴自己,沒關係,順著心裡的感受去畫就好。一層一層地往外堆疊顏料,愈外面,愈鮮明。像一顆流星,也許裡面隕石實體滿是坑疤,遠看,外表卻閃爍著璀璨的光芒、充滿力量,同時也粗暴、無可抑止。

 

粉紅、白與灰的波浪包裹著單純、善良、柔軟的核心,對著迎面而來的快速衝撞,

無處可逃,只能承接。好多好多無奈,無意去責怪任何人,更不想他人因為自己受傷,但實在太難過了,難過到快要無法承受,情緒多到快要溢出,不知道還能怎麼做…

 

太多事實殘酷到無法呈現,太多思緒面向無法整合,也有太多感受不知能如何表達,所以創作。

 

當這幅創作被呈現,眼淚就一滴一滴掉了下來。

 


 

這是我們工作初期,在都還不知道個案發生了什麼事情的狀態下的一個工作歷程,也是整個治療中最重要的一次創作。

 

同理並不需要知道事情發生的細節,需要的是用心去傾聽、感受、陪伴,而藝術是一個很好的媒介,協助我們做到這件事。

 

 

文章來自:邱韻哲 諮商心理師

logo

開啟線上櫃檯進行預約

您好,請問您需要什麼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