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治療的特殊性
邱韻哲 Cho 諮商心理師/藝術治療師
2022/03/25

在大學輔導中心工作後,愈來愈發現藝術治療跟口語諮商的不同,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藝術治療除了個案、藝療師,還有一個元素:作品,今天我用一個實際的個案故事跟大家解釋為什麼藝術創作那麼重要,甚至可以跟個案、藝療師平起平坐,成為藝術治療的三大元素之一。

 

K覺得自己體內有兩個面向,@與B,B是常常出來與人應對的面向,@則被關在一個白色巨塔裡,因為只要@一出現,K的世界就會崩塌,變得不想出門、不想與人互動、暴躁易怒、悲傷憂鬱…所有K良善的功能都會喪失,每次@出現後,K都要把白塔蓋得更堅固、更不可攻破,以免@再跑出來搞破壞,我們花了好幾個禮拜「談」那座塔是如何必要、@是如何不可理喻又充滿暴力,但好像怎麼談都是相同的東西。

 

有天我決定要試試不同的方法,我請K把白塔「做」出來

 

「表面應該要是非常光滑的,簡單俐落,沒有其他的顏色」K否決了我提供的黏土牆,決定用圖畫紙來表現,快速地將紙折成一個罩子,將@罩在裡面,我暫時把@的代表物(一個我做的白色人偶)拿出來,詢問K「@應該是長這個樣子的嗎?」K說:「不是,他沒有人的形狀」其實K沒有想過@的樣子,因為平常B連看都不想看@一眼,只想把@關起來。@也不會說話,他只會發出「呃…」的聲音,像是從地底深處發出來的,如果要說一句話的話,那應該是「我恨你」。

 

K將各種顏色的黏土混合,捏成了變形蟲的樣子,「如果有個形狀,應該是這樣吧」K說,然後把@放進做好的白色巨塔中。

 

漸漸地,我愈來愈能看見K的內在世界,「有個走道,在走道上有許多房間,@就被關在其中一個房間裡,每個房間都有一種能力,當我有需要的時候就把其中一個能力拿出來用,但只有@在的房間是我不會去開的,因為每次那個房間開啟,@就像是洪水泛濫一樣,癱瘓所有房間的功能」K說。

 

我:「那真的好可怕,所以我們只好繼續把白塔的牆加高、加厚,對嗎?」

 

K:「沒用的,@還是會跑出來」

 

我:「那怎麼辦呢?要怎麼樣@才可以安份一點?」

 

K:「可能有時候讓他出來一下吧」

 

我:「但是他一出來就搞破壞啊!」

 

K:「但一直不讓他出來,他出來的時候會更嚴重…」

 

我們最後發現,其實@發出的「呃…」,代表的不只是我恨你,更是「不要把我關起來」、「我需要被愛」,當我們願意給@一點關心的時候,@就會變得比較柔和,K把@變形蟲的樣子捏成了一坨球,看起來比較沒有隨時會往外延伸的感覺。

 

這個橋段只是治療裡的一部分,K也不是意識到@必須出來放風後就一切順暢了,從「意識」到「做到」還有很長一段路,也會來來回回的,但至少藝術創作幫助我更了解K,當我可以深入同理K的時候,反而不想去管@,想把@關起來,這時K才開始想為@找出路,治療師從主動的角色退到被動,讓個案主動為自己的狀態做決定,那才能真正對個案的生命狀態帶來影響;藝術創作也提供了一個基底,讓我們的討論有跡可循,更能深入探討,而不流於空泛;最後,藝術創作提供一個安全空間,讓K能使用自己接受得了的方式呈現恐懼,我們才有機會與恐懼互動,在互動的過程當中發現其他可能。

 

愈工作愈覺得藝術創作在我與個案的治療中有語言無可取代的地位,簡單地與大家分享,希望有清楚傳達出藝術治療的特殊性。

 

 

文章來自:邱韻哲 諮商心理師

logo

開啟線上櫃檯進行預約

您好,請問您需要什麼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