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畫看起來像神經病-從電影《寄生上流》談藝術治療常見的迷思
邱韻哲 Cho 諮商心理師/藝術治療師
2022/03/24

獲得奧斯卡四項大獎後,寄生上流已註定寫入影史,晉升為當代最重要的亞洲電影之一。今天藝術治療師阿捨想跟大家聊聊電影中藝術治療的部分,窮妹妹打著美國伊利諾大學藝術治療系畢業的名號,成功獲得富人媽媽的信賴,成為富家小孩的專屬藝術治療家教。其實這個學校與科系是為了電影捏造的,在網路上搜尋「伊利諾州(Illinois)」與「藝術治療(Art Therapy)」,會找到的是阿捨的母校「南伊利諾州大學愛德華分校 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Edwardsville」的「藝術治療諮商Art Therapy Counseling」研究所。咳咳… 身為傑出校友,覺得自己有義務現身跟大家說明一下藝術治療學派與常見的迷思。

 

還記得窮妹妹用認真、明亮的雙眼跟富媽媽說,創作的右下方是「思覺失調區」,常常出現特殊的形狀嗎?不知道大家看完電影後是否有去翻找自己以前創作,希望沒找到什麼思覺失調的證據,如果右下角真的有符號重複,應該是大家的簽名。就阿捨目前看過的書籍與研究資料,作品並沒有什麼「思覺失調區」(如果有人看過其他意見相左的研究,歡迎舉證交流),這應該是亂掰的,電影裡窮妹妹事後也承認自己跟富媽媽對話時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但特定身心症的個案的確有可能重複出現相同的符號或顏色,例如曾有研究顯示,一群受創傷的小朋友,堅持只用紅、白、黑創作,如果沒有這三種顏色,即使還有其他剩餘的顏料也不願創作。

 

而這種歸納個案身心症狀,並找到創作特質的共同點,在藝術治療中被稱為「藝術心理治療」(Art Psychotherapy),是藝術治療的兩大學派之一。另一個學派是「藝術即為治療」(Art as Therapy),這個取向的藝術治療師相信:人在創作時,療癒就已經開始了,認為創作這個行動本身就有其療效,也是阿捨母校比較偏向的學派,但因為這次的主題是「藝術心理治療」,先不對「藝術即為治療」多做描述。

 

「藝術心理治療」是透過量化的方式找到藝術作品中能被觀察的元素,進而發展出一套觀察個案的藝術治療衡鑑方法,這是優點也是缺點,因為有明確可以被拿來討論的象徵元素,「藝術心理治療」的衡鑑方法常常被拿來誤用,最常見的就是網路上的一些「藝術心理測驗」,選幾個圖後就秀出被測驗對象的個性、特質、優缺點… 「藝術心理治療」變成「藝術占卜」,造成社會上愈來愈多人有「藝術治療師只要看到我的畫就能知道我心中秘密」的迷思與印象。

 

可怕的是,不只是網路流傳的心理測驗有這樣的狀態,連專業人士都可能流於占卜式的藝術心理治療。前幾年阿捨在學校做實習心理師時,有個值業許久的心理諮商師(代號Y)來帶團體,阿捨也藉著學習的名義在一旁觀察。Y跟參與的學生說,這是一個有信度效度的藝術心理測驗,要大家相信專業並放輕鬆畫,雖然會針對作品做討論,但不會讓彼此知道作者是誰。準備創作前,Y認真地把每一個人隔開,確認每個學生看不到彼此畫的內容,然後開始一個一個講出要學生畫的物件(天空、房子、山、草地、樹、河、柵欄、人、動物、寵物等等,大約10來個),學生畫完後Y小心地回收他們的作品,確保每個人都不知道作者是誰,大家圍成圓圈坐下後,Y把所有作品攤開,然後把每個物件代表的意思說出來,阿捨愈聽愈奇怪,因為Y很肯定地說,太陽代表自信,寵物代表未來的伴侶… 說到草地時,Y說,草是代表一個人的缺點,畫愈多代表這個人的缺點愈多,剛好團體中有個人的畫一半以上都是山,山上全都是草,阿捨在一旁,邊聽邊捏冷汗。更誇張的是,Y講解完後,當場請學生直接把自己的畫拿回去,所以最後大家還是知道哪張畫是誰畫的了… 對比下來,寄生上流的窮妹妹比Y懂得諮商倫理,當要對富媽媽提到小孩可能的創傷時,還請管家離開,替小孩保密。

 

這對當時剛在美國學完藝術治療回國的阿捨來說非常震驚,雖然Y的活動表面看起來很像「藝術心理治療」的藝術治療,但其實是與藝術治療的精神完全背道而馳的「藝術占卜」,連有執照的諮商心理師都如此,也難怪愈來愈多人對藝術治療有誤解,還好,之後一直與那群學生相處的是另一個心理師跟阿捨,可以好好確認那群學生的狀況,確保團體成員沒有心靈受創。

 

阿捨無法批評那些濫用藝術做占卜的人,只能明確地指出,那不是藝術治療。創辦台灣藝術治療學會,且為第一位學會理事長的陸雅青教授在其著作「藝術治療(2005)」中指出詮釋畫作應該:(一)對該畫作者詳盡的了解。(二)盡可能不要僅以一張畫來做診斷。(三)應先了解兒童的家族史、生產史、發展史和在家裡及學校的生活情形。(四)觀察兒童的實際作畫過程。(五)研讀一系列的圖畫,再做治療上的診斷。(六)以一種人性和理性的態度來診斷繪畫,忌諱感性而主觀的詮釋方式。要符合以上幾點,才可以開始分析作品,真正的「藝術心理治療」其實非常嚴謹。

 

說了那麼多,到底「藝術治療」與「藝術占卜」要怎麼分辨?其實很簡單,在治療裡,有個重點絕對不會改變,那就是「治療,永遠以個案為主」,無論藝術治療師分析個案作品可以多麼精準,藝術治療師還是要回到個案身上做詢問、確認,了解個案的角度,以個案的想法、感受為主,與個案討論,而不是以治療師的推論做最後判斷。雖然電影沒有演出來,但我相信這也是窮妹妹馴服富家小孩的方法,試想,一個小孩,天天面對不會陪自己玩,只會睡覺(嗑藥?)的媽媽,還有愛管秩序,糾察隊一般的管家,還有什麼比「以我為主」、「用我想要的方式陪我玩」更吸引人的呢?

 

最後,因為這篇文章寫到許多名詞,為了避免之後產生誤解,阿捨定義一下這篇文章裡的名詞,並做了一個光譜圖給大家參考:

 

藝術心理測驗:製作測驗的人為專家,單方面設定參數,於受試者選完選項後直接給予解答,受試者無法與製作人討論,只能接受被給予的答案。

 

藝術占卜:施測的人為專家,給予受試者引導與解釋,受試者雖然可以與之討論、提問,但以施測者的觀點為主。

 

藝術心理治療:分析者為專家,但尊重受分析者的想法與感受,在下結論前會努力了解受分析者的文化、背景、家庭等,並仔細觀察受分析者的作畫歷程,與其討論。

 

藝術即為治療:個案為專家,藝術治療師陪伴、了解個案,協助個案使用藝術表達出自己的想法與感受。

 

 

 

圖片來自:《寄生上流》劇照

 

文章來自:邱韻哲 諮商心理師

logo

開啟線上櫃檯進行預約

您好,請問您需要什麼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