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車上」
邱韻哲 Cho 諮商心理師/藝術治療師
2022/03/18

#生者心中繼續活著

 

「記得我」是日本電影在面對死亡時常常出現的處理方式,「在車上」並沒有特別說出這句話,反而透過拍攝失去重要他人後,生者的生活演變來突顯這一點。非常喜歡導演拍攝「之後的事」,而不是拍死亡之前,然後最後說一句「記得我」。畢竟,說到底,一個人生命的份量有多重,只能在他人身上看到。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主角是舞台導演,都在開車時聽台詞背稿,電影中有大量戲劇台詞穿插在生活中(妻子也透過聲音,繼續存在於主角的生命裡),重要台詞也一再出現,到最後已經不確定是在描述主角當時的心境還是在演戲了,又或者本來就該融合在一起。從聽劇、讀劇、排演、正式上演,一幕又一幕相同的內容出現又消逝,原本以為結束了,後來才發現還在繼續,就像重要的回憶每天在心中、在腦中迴放。電影/戲是可能發生過的歷史,歷史是真實發生的電影/戲。

 

#有時覺得生活好苦

 

甚至覺得先離開的人很「狡猾」,怎麼可以讓別人一直想念他們,活著的人卻永遠不會知道他們是不是有在想念自己。生活像是場設定好的舞台劇,我們輪番上陣對戲,生活過去的種種累積,則是我們磨練出的演技,不管多累、多辛苦、多煩躁,時間到了就是要上場。如果活著就必然上場,那我有沒有可能在有限的設定下做出「讓自己比較爽」的選擇?

 

#我們每天都在創造歷史

 

像是要再說下一句台詞前多停頓一秒,像是要在下場前多凝視觀眾一秒,像是要多撥一次頭髮或多眨個眼,在那個當下可能沒什麼改變,但累積久了,就是不一樣,那會漸漸化成自己的,專屬於自己的演出/生活方式。如果說離開最大的優點是「清淨」,站在台上最大的優點就是「保有一絲選擇」吧!這就是阿德勒(註1)所說的「軟性決定論」(註2)。

 

活著的,才是真真實實在舞台上的那個人,而「要怎麼演出」是我們可以多少決定的。

 

圖片來自:《在車上》劇照

 

文章來自:邱韻哲 諮商心理師

 


 

註1:阿爾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1870年2月7日-1937年5月28日),生於奧地利一個猶太家庭,是一名醫師心理治療師,也是個體心理學(Individual psychology)學派創始人。

 

註2:「軟性決定論(Soft Determinism)」,為阿德勒心理學派的哲學觀點之一。認為人類對於環境,縱使不是全然可控的,但也未必是完全無助與被動,有部分的選擇空間。

logo

開啟線上櫃檯進行預約

您好,請問您需要什麼服務?